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網 紅 外流,新手必看

“不了,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十点要赶到医院,你也收拾一下,一会儿送我过去。

  ”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摇了摇头道。

  “张医生?你难道……”刘明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

  张廷建,是王洁的主治医师,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

  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故事网)次医院拜访张医生,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

  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治疗眼睛。

  “没错,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

  ”王洁的回答,印证了刘明的猜测。

  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个手术,她必须要做!刘明闻言,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严词拒绝道:“不,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但手术这事,我绝对不同意!”“为什么?”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虽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

  “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要是搞砸了,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

  ”刘明剧烈喘息道。

  王洁却很是平静:“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要是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

  ”其实,自从王洁失明以来,尽管按时吃着药,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医生也说了,虽说是暂时性失明,但是这个时间,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

  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几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彻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

  ”刘明深思熟虑后,咬牙发誓道。

  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刘明的诺言,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只得来冰冷的驳斥。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刘明退到了门口,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

  两人之间,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

  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转过身来,朝着刘明的方向,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我……”刘明顿时有些语塞,说到底,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

  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让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洁再度催促道。

  看着王洁一脸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样,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

  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

  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

  要么,让王洁自己去医院,要么,自己送王洁去。

  这……还需要选吗?“好,我送你去。

  ”刘明垂丧着头,无奈说道。

  那言语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听声音,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

  王洁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但她别无选择。

  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意识到,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

  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不再是刘明的拖累,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

  否则,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刘明毕竟年轻。

  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

  他开始胡思乱想,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

  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这般想着,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但在去医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

  而在到了医院以后,他再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机会了。

  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

  “刘大哥,你来了?”说巧不巧,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是小静啊,今天你值门诊?”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护士,名叫李静,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

  因为年龄相仿,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

  可刘明心有所属,尽管李静年轻漂亮,善良能干,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

  ”李静打了个哈欠道,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

  “那就好。

  ”刘明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你今天……”李静瞅了刘明一眼,随即慢慢的将脸贴近刘明,仿佛是在仔细观察刘明的表情。

  没过片刻,李静和刘明之间,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了。

  饶是刘明心猿意马,也难以无视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刘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无紧张的问道。

  “你今天不太对劲,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静的脸上划过一抹坏笑,总算是将头抬了起来,放了刘明一马。

  “算是吧。

  ”李静一语中的,刘明也无从辩驳,毕竟他的难过全部写在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

  啪!刘明话音刚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紧接着,李静径直坐在了他的旁边,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没事,哥们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两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烦恼都解决了。

  ”“下次吧,我得照顾我嫂子呢。

  ”刘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绝了李静的提议。

  “行,有需要随时call我,谁叫咱俩是哥们呢!”李静看了一眼紧闭的诊室大门,耸了耸肩,也没多问,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毕竟她还在工作,没那么多时间闲聊。

  李静走后没多久,诊室的大门终于重新打开了。

  王洁笑容满面的从诊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边,还有搀扶着她的年轻医生,张廷建。

  “那咱们说好了,晚上七点,德瑞西餐厅,我去接你。

  ”张廷建一出门,当先一句话,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刘明的心口。

  而更让刘明愕然的是,王洁居然立马同意了这位张医生的邀请。

  “那就麻烦你了,张医生。

  ”王洁欠了欠身,恭敬说道。

  张廷建,人帅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辆开往乡村的大巴,缓缓停靠在站台。

  张小强提着行李下车,抹了抹额上的汗珠。

  “大学四年,这次毕业回家,可老家还是一个样,啥变化没有!”张小强打量四周,处处仍是成片成片的苞米地,绿汪汪的,还不时有叽喳鸟语传来,跟他当初去省会读大学时一个模样。

  “这次回来,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长,用我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改变家乡。

  ”张小强暗自下定决心,向家里迈去,还没迈出几步,就有个声音从苞米地里忽然传来。

  “呀……你温柔点,这么猴急干嘛!”这语声怎么这么熟悉呢!张小强思虑了一会儿,跨着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时节,枝叶繁茂,苞米叶子刮得张小强手臂微疼。

  张小强走到了苞米地深处,眼前出现一幕快要让他喷鼻血的画面。

  前方不远处,有座棚子,里间铺了张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拥在一块,男上女下。

  男的是个秃子,张小强一瞄就认出来了,他是村里的支书陆启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脱的只穿戴个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娇嫩皮肤,就像快要长大的苞米似的,张小强猜测用手都能掐出水来。

  “这不是村里的李姨吗,她怎么跟支书还有一腿?”张小强有些诧异,但没有多想,鼓着眼睛看起来。

  “啊……你能轻点吗,把我压的身子难受……啊……”李姨面带春潮,胸前的硕大在张小强眼前波动。

  “行行行,我轻点,可你个浪蹄子别叫那么大声,行吗,被别人听到,我支书的名声就败坏了!”陆启亮说着话,同时搂着李姨的腰肢,上下运动着。

  “切……你陆启亮还有名声吗?咱村里的寡妇,十个都被你睡了九个,剩下一个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连张家那小寡妇也被你盯上了吧,还想脚踏两只船,啊……轻点……”李姨满脸鄙夷,接着又闭上眼睛舒爽的叫起来,一脸享受。

  这刺激的一幕看得张小强眼睛瞪圆,差点流下口水来,视线一会落在李姨的饱满上,一会又瞟在她丰腴的屁股上。

  尽管李姨年纪有四十了,可身材却保养的不错,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满弹性,特别是那一对饱满,张小强估摸着自己都难以掌握。

  正当张小强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张小强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张小强吃痛,顺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动静!”李姨眼睛猛然睁开来。

  “这苞米地里哪会有动静!瞎扯!”陆启亮根本不信,仍旧在李姨身上运动着。

  “老娘骗你干什么!”李姨循声望去,立刻发现藏在不远处偷看的张小强。

  她怔了怔,马上叫道:“那不是张老汉的儿子张小强吗?他不是在省会读大学吗!”“真有人!”一听说有人,陆启亮随即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带系好,往张小强这边走过来。

  “张小强,你怎么在这!”陆启亮面带怒意看着李小强。

  张小强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陆启亮在这和李姨在这偷情,他张小强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这啊!”张小强道:“真是难以置信啊,支书竟然和李姨有一腿!这事要是传出去,嘿嘿!”“张小强,你小子敢威胁我?”陆启亮听罢,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张小强心里有几分心虚,这陆启亮怎么说也是支书,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张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过了。

  但张小强怎么说也是大学生,有知识,晓法律,谅陆启亮也不敢把他怎样,便道:“就是威胁你,你能怎么样?”“小兔崽子,小时候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现在长大了,读大学了,胆子肥了啊!连老子都敢威胁!”陆启亮撸起袖子,准备教育教育张小强。

  “我说支书,你为什么跟个小伙子计较!”此时,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白色低领T恤,走过来时胸前硕大不停颤动着,暴露出大半边雪白。

  “这事我来处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着陆启亮肩膀。

  陆启亮看了看张小强,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声,愤愤离开了。

  “我说你这张家小子还真厉害,一回来,就敢当面威胁支书!”李姨向前走几步,到了张小强跟前。

  这个位置,张小强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硕大饱满,中间的沟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种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冲动。

  看到张小强的神情,兰嫂妩媚一笑,猛地抓起张小强的大手,往着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软!滑腻!这手感让张小强爽得魂飞天外,他还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没想到感觉居然这么爽。

  “张家小子,在省会上了四年大学,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张小强按着。

  张小强略露涩意,边按边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们这穷乡僻壤,即使出了大学生,也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

  大学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欢咱们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满脸诱惑看着张小强:“要不李姨让你尝试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刚才李姨还没舒服,你来帮帮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当没看见,出去别乱说,怎么样?”“不不不,这可不行!”张小强立刻缩回手,一想到刚才,李姨光着身子在陆启亮身下娇喘的画面,张小强就提不起兴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张小强摇头笑道:“李姨是长辈,我怎能做这种事。

  ”这话张小强说得很假,李姨这人,身材丰腴,胸大屁股翘皮肤白,是男人都会心动。

  但她下面刚被支书那啥过,一念至此,张小强就失去兴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闺女艳红许给我,今天的事,我就当视而不见了!”张小强忽然笑道。

  “你喜欢我女儿艳红?”李姨打量张小强。

  “是的!”张小强点点头,艳红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闺女正好也到家,我帮你制造机会。

  不过我们可说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闺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绍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看见!不许乱说!”“好!”张小强满口答应。

  接着,张小强和李姨分别,向家里走去。

  张小强家有五个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张小强猜测他们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嫂子在不在,我这么久日子没回来,刚好可以给她个惊喜!”张小强朝嫂子房间走去,他却发现房门竟被反锁了。

  “这光天白日的,锁门干什么。

  ”张小强透过门缝,朝房内瞅去,眼前的画面,让张小强顿时兽血沸腾起来。

  只见房内,一名女子正脱得赤条条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开,手中拿着一根萝卜,放在下面缓缓运动着。

  女子正是张小强的嫂子,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岁,就像九月的萝卜八月的葱,她长得是白白嫩嫩,皮肤吹弹可破,胸脯也饱满坚挺。

  她绝美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一双汪洋般的大眼睛里灵气动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樱桃小口,让人有种不由得想亲一口的冲动。

  盯着于薇的动作,张小强感觉小腹燥热难忍,下身立马有了反应。

  此时的于薇,面泛春潮,贝齿轻咬下唇,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娇喘声,无比诱人,张小强被撩得心神激荡。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乱性)面轻轻运动着,另一只手,则在胸前浑圆上不停来回按着,张小强看得心痒难耐,真想冲上去触碰那对饱满。

  “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这种事。

  ”张小强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刚嫁过来,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时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让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个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张小强暗自想着,视线仍旧紧盯着房内的画面,清晰看见,于薇手上的动作渐渐变快,口中娇喘的声音也变大起来,听得张小强一阵心猿意马。

  他很想冲进去,帮助嫂子解决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虽说大哥死了很久,但张小强仍是有些别扭,毕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读大学的学费,也是嫂子去县里打工给他赚的,这些年,嫂子对张小强,一直是疼爱有加。

  欲望与伦理的煎熬,让张小强难受的不由得跺起脚来。

  他这不跺脚还好,可一跺脚,刚好踩到放在门边的一根铁钉上。

  “啊,疼死我了!”张小强大叫一声,犹如触电似的缩回脚,他搬起脚看了看脚底板,还好鞋底厚,要不然这一下肯定扎一个大洞,血流如注。

  但还是很疼!紧接着,张小强心里就暗叫一声“不好”,刚刚喊得那么大声,肯定被嫂子听见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1308.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5705.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6110.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1761.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3294.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5056.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750.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a.aspx?2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