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鈴原 愛 蜜 莉,新手必看

邱兰馨羞答答的低下头,小声道,“你松开手,我来教你。

  ”老马闻言,连忙将邱兰馨的手松开,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盖手机,不解的问,“兰馨,你帮我瞧瞧?”邱兰馨“扑哧”一声笑道,“马叔叔,你这手机早过时了,要用智能机才行!”说完,她拿出自己的触屏手机给老马演示,当手机屏幕播放出那种火爆的影像时,老马瞬间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觉!“这女演员还没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没你好……”老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兰馨,在这种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浑身燥热……“咦,怎么不动了?”手机影像突然暂停,老马郁闷的扭过头去,恰巧发现了邱兰馨火热的目光。

  意识自己失态,邱兰馨的俏脸登时飞起了两朵火烧云,她赶紧凑过来调试手机,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饰。

  “我,我看看,这,这不会是断网了吧。

  ”此时,老马把手机抱在怀里,看着邱兰馨的葱指在屏幕上点击,一股浓郁的女人气息扑鼻而来,老马心底的那簇火焰顿时燃烧了!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邱兰馨柔软的上身,时不时的蹭着老马的胳膊,柔软的触感让老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兰馨,手机经常会这样吗?”老马嘴上问着话,胳膊却情不自禁的贴过去。

  感受到老马细微的动作,邱兰馨微微一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

  ”调好手机,邱兰馨红着脸起身,再不离开,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别走啊!”老马下意识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将她拉入怀里。

  “啊!”柔嫩的娇躯坐上老马的双腿,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两人都忍不住轻哼了起来,强烈的触感,让彼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老马忍不住伸出了双手,邱兰馨媚眼如丝,双颊绯红,销魂的嘤咛着。

  “嗯……我……我想……”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

  ”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在嫁给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乐会所的DJ公主,就是那种包厢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这种女人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领,先不说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分分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这会儿,赵雅婷在客厅里和老马单独相处,每一个举动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就连任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是火辣辣的,看两眼就让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马抿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保持稳重,可是眼光却时不时的往赵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边的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雅婷弯着腰给老马的茶杯加水,宽松的领口垂直而下,那对被内衣包裹的雪白圆润,瞬间就暴露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牛大江的头发越来越少,未老先衰。

  “老马哥,你别只顾着喝水呀,来,吃点水果!”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

  ”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

  ”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几个姐妹聚会时,聊起了一个话题:如果嫁人以后的生活状态还不如现在,那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两个人不如一个人,何必嫁人!我们都在期待一种压轴的爱情。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碰到邻居亲戚朋友,总会关切地询问我的终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应该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我还单身呢。

  常常他们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女孩子这个年纪,可得抓紧了。

  转而又笑眯眯地说:要不要替你介绍啊?我哭笑不得。

    确认我真的没有男朋友,亲戚圈同事圈朋友圈开始热心起来。

  他们会把那些不同种类的男人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拉出来,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体面职业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从不拒绝这些相亲,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无论是在大排挡或者星巴克还是在公园。

  可是无论怎样,总没有我期待的那一种压轴的感觉。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亲戚朋友们也大多灰了心,总是不解地问我到底要什么样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会罗列很多标准。

  他们会说,你那不是找对象是招聘。

  记得一个同事曾经劝我说,别太挑了,女孩子过了二十五,每过一天,男人对她的兴趣便少一点。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滞销品,再也别想卖出去。

  趁自己还有点资本,赶紧嫁人!我不以为然。

  我觉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觉。

    一个闺中女友终于喜欢上了一男人,男人对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种,给她买她喜欢的任何东西,有人欺负她,他会把那人揍个半死,我们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的保护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可后来,闺中女友还是选择了离开。

     男人千方百计找到我,讲完之后一脸茫然地问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这么爱她,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静地听完,没办法给这个疑惑的男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们从咖啡店走出来,过马路时男人瞅到一个空当便快步跑到对面向车流这边的我招手说,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

    我问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牵女孩的手。

  他说,在公园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说他过马路时一定比女孩快。

  他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女孩在刷碗扫地的时候,他一定是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报纸或者DVD。

  男人摸着头说自己似乎明白了。

  我说,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个阳光午后,我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

  他很兴奋地告诉我,说女孩又回到了他身边。

  我问他是怎么做的。

  他说费了很大力气才约到女孩散步,还专挑路口走,过马路时站在女孩左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给她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早晨买早点给她。

  我笑了,说你现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说,明白了,明白了,她跟着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个人来疼的。

    终于,我也决定嫁了,在姐妹们的逼供下我终于招供:开始,尽管和他交往了一两年,但从没动过要嫁给他的念头。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烧饼夹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两站车买烧饼,再坐五站车来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门口,尽管他浑身透湿,还是把手机荧光灯打开,照着我从容地找到钥匙、开门、进门,并坚持一定要看我进门,一层层地上楼,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灯后方才离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没能合眼。

  到天亮,就决定嫁给他了。

     谁是爱情的压轴?不见得是条件最佳或人气最旺的那一个,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动女人心的。

    她原来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母亲常逼着她去见不同的人,不断地相亲,让她不胜其烦。

  她的朋友是个两肋插刀的热心人,就把我拉来替她挡驾。

  这样我和她才相互认识。

    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就把我领回家,目的是向母亲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劳烦她老人家整天担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亲面前表现得极好,我衣着光鲜、谈吐得体,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的,只是在临走之前,她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家住得比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达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来接送她?”她是医院的护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们家又住在城边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还荒废着没有建房子,晚上也没有路灯,黑漆漆的。

  我马上点头答应:“这以后就是我的责任了。

  ”  从她家出来,她满是歉意地说:“真是对不起,又让你揽了一件苦差。

  看来我要欠你越来越多了。

  ”我却微微一笑,说没什么。

  其实,我还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经对她有好感了。

     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专职司机,常用我那辆益豪摩托车载她上下班,有时是早上,有时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装设计的,时间由自己来支配。

  我最喜欢早晨去接她了,因为那时可以看见最清鲜的她,一尘不染的像个天使。

  还有,我也喜欢通向她家的那条小路,两旁种满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骑车带着她掠过开满茉莉花梢枝蔓边,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给我带来馨香的同时,也给了我一份迷茫:她也会像我爱她一样爱上我吗?我帮她在她母亲面前演戏,如果我要再进一步的话,就好像是帮过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报,太有点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无法主动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个腼腆矜持的女孩,也不会把爱说出口。

  难道我与她之间,永远就只能是假恋人的缘分?  我向一个知心朋友倾诉我的苦恼,朋友试着帮我解迷:“你用摩托车带她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这有什么关系?”朋友说:“有点说头,如果你感觉到背后空空没感觉的话,那就证明她离你的身子远远的,表示她要与你分清界线。

  如果你感觉到背部有暖意的话,嘻嘻,就有戏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脸往你背上肩上贴呢。

  ”  听了朋友的这番话,我茅塞顿开。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渗进体内,直达我的心间。

  在经过茉莉花丛的时候,我把车停了下来。

  她轻问:“怎么了?”我说:“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错,我们到那边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吗?”她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那一晚我们从假恋人变成了真爱人。

  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来,爱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着我回头去发觉。

  

我没想到小桃还有这一招,措不及防下倒吸一口凉气,舒服的我差点尖叫出声。

  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滋味,小桃的频率不紧不慢,每一下都让我舒服到爆。

  这会,我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如果不是小桃压着,我怕是都要飘到天上去。

  我的手也没闲着,每一次舒爽下都会忍不住用力,而小桃则会发出一声怪叫。

  就在小桃老公身边和小桃做这事,我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心里既激动又刺激,说不出的舒畅。

  瞅见大建的时候,我只觉得他脑袋上更绿了些。

  其实,我对大建并没有多少好感,只因为他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明显的看不起我。

  现在和他老婆就在他身边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就要到了,本来准备退出来的,但小桃却死死地按着我的腿,让我动弹不得。

  终于,我舒服地叫出声来。

  我敢说,绝对比我平时自己解决好上千万倍,那滋味真是难以想象。

  小桃给我飞了一个媚眼,然后喉咙一滚,全部吃了,看着我的目光,也温柔了些许,语气似嗔似怨地: “好……好多,差点撑死我了。

  ”看到这一幕,我那儿刚下去又有了反应。

  小桃又惊又喜,然后趴在地上,后面对着我,喘气着说:“好小王,快……快来让我也舒……舒服舒服。

  ”我也正有此意,但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大建的低吟声。

  我心中一惊,急忙看去,却见大建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水。

  ”发现大建没醒,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但是经过这么一打岔,我忽然有点害怕,真担心大建会突然醒来,或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

  “我……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我穿好衣服,不顾小桃那幽怨的想要吃人的目光,一溜烟跑回了家。

  经过小桃这么一遭,我不禁对晚上越发期待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天黑。

  晚上我吃完饭正在洗碗,嫂子端着脸盆从我身边经过,看样子是准备洗澡的。

  一想到晚上抱着嫂子洗白白的身子,我就心头火热。

  “小猛,你把这两件衣服给你嫂子送去。

  ”正想坏事呢,听到我妈的声音,我差点把碗给摔了。

  我当然知道我妈这是为了晚上的事情做铺垫,不过这么光明正大地吃嫂子的豆腐我心里还是很扭捏。

  “瞧你那点出息。

  ”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我一眼。

  “钰慧,我让小猛给你送衣服过来,成不?”我心里一惊,万万没想到我妈竟然这么直白,竟然冲着浴室的方向大喊。

  我想着下一秒嫂子怕是要恼怒拒绝,但令我更没想到的是,嫂子居然没出声。

  我不禁有些愣神,而我妈已经将衣服塞到我手里,将我推向浴室那边。

  来到浴室门口,我回头一看,早就不见我妈的影子。

  我敲了几下浴室的门,里边依旧没动静。

  “嫂……嫂子,我来给你送衣服了。

  ”我感觉喉咙好像被什么西卡住了,说话都不利索。

  里边还是没有应声,我心里一横,推开了门。

  浴室内水汽缭绕,像是起了大雾,但我还是一眼看到站在莲蓬头下面的嫂子。

  嫂子全身光溜,热水不断地从光洁而白皙的皮肤滑下,湿漉漉的头发像是瀑布一样,整个浴室都散发着一种让我陶醉的芬芳。

  这会的嫂子就像是光着身子的仙子,美的让我呼吸都乱了节奏。

  这一幕,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真感觉像是做梦。

  放在以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嫂子这样……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嫂子。

  和现在相比,嫂子对我的态度简直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两天时间里。

  此刻,尽管嫂子闭着眼睛,却让我忽然有些紧张。

  怕嫂子突然睁开眼,我也不敢多看,连忙问:“衣……衣服放哪?”“放凳子上。

  ”嫂子的声音很柔和,却有点发颤,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激动。

  我弯腰放衣服的时候仔细一瞅,鼻血差点都流了出来。

  放好衣服之后我有点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又或者该说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我哥跟我妈说的话,我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气。

  我轻咳一声,大着胆子问:“嫂子,要不要我帮你打肥皂?”见嫂子半天没出声,我迟疑了一下,“嫂子,我知道和你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我不弄的话,我哥和我妈肯定会让你跟别的男人……”说着,我都感觉我哥和我妈的做法有点过分。

  “嫂子,其实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哥和我通了电话,他说要从我这里借种,我当时没敢应。

  ”我清楚地看到嫂子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似乎是有点激动。

  “昨晚你哥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

  ”我心里很困惑,昨晚要是我哥不打电话过来,说不定我跟嫂子已经好上了。

  但是嫂子接到我哥的电话却将我推了出去,嫂子究竟怎么想的?我实在想不通,索性也就问了出来。

  只听嫂子冷哼一声,恼怒地说:“你哥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嫂子苦笑着,“当年那么多人追我,我却偏偏选择了你哥。

  你说,他现在这么做对得起我吗?”嫂子转过身,眼睛红红的,让我不由得一阵心疼,根本没心思去吃豆腐。

  嫂子的质问让我哑口无言,原本火热的心也像被浇了一瓢冷水,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一下嫂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嫂子全身轻轻颤抖着,心里的委屈也全写脸上了。

  我咬咬牙,“嫂子,既然你不同意,我会帮你的。

  ”听了我的话,嫂子突然嗤笑一声,却又苦笑,“你哥和你妈都已经说好了,就算是我们俩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会找别的男人!”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嫂子语气里的哀怨与不满,马上毫不犹豫地说:“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你!”在嫂子不信的目光中,我怒哼一声,“如果我哥敢逼你,我就不认他这个哥!”我盯着嫂子的眼睛,却见她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厉害。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马上被嫂子胸前一颤一颤的风光吸引了目光。

  那胸部,完全没有像春桃一样有下垂的迹象,格外的迷人。

  水汽上升,胸部隐藏在雾气里,嫂子长发披肩,简直美的冒泡。

  这时,嫂子脸上忽然一红,上前几步拉起我的手。

  由于口干舌燥,我本能地吞着口水,“嫂子,你……”嫂子轻轻一笑,“你不是说要帮我打肥皂吗。

  ”我急忙点头,抓起肥皂手上一滑,肥皂却掉在地上。

  我蹲下身子去捡,抬头的时候看到嫂子正低头看我,从低处看到嫂子的性感身材,我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嫂子抿嘴一笑,轻轻在我额头点了一下,“傻样。

  ”见嫂子高兴起来,我心里也有了底气,就开始给嫂子打肥皂。

  拿着香皂打在嫂子身上,细腻的手感让我感觉像是触电了一样,说不出的舒爽。

  不知道是肥皂的缘故,还是嫂子的皮肤好,好几次肥皂几乎都要脱手,还是我将肥皂抵在嫂子身上才没有掉落。

  这会,嫂子闭着眼睛,轻轻地咬着嘴唇,看样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下,我的胆子可就大起来了,在嫂子胸口停留好久,嫂子也没有拒绝,只是脸色越发潮红了。

  我心里刚才被冷水浇灭的火,也再次烧了起来,而且越烧越旺。

  嫂子的双腿忽然一夹,我吓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却很享受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

  紧接着,嫂子开始缓缓的移动。

  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腿上摸索着,那滋味简直爽翻了。

  没过多久,她就一抖一抖的,嘴里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好一会,嫂子才放开我的手。

  我刚站起来感觉腿上一麻,便朝着她压了过去。

  紧接着,嫂子一声怪叫,我也感觉到是那里弄在了嫂子的小腹上,舒坦极了。

  嫂子低头看着我那,然后在我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把衣服脱了一起洗吧。

  ”我早就憋的难受,听到这话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给脱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和嫂子坦诚相见,但我心里还是激动的厉害,反应也越发的大了。

  嫂子瞪大眼睛,震惊地问:“怎么这么大?”我嘿嘿一笑,“大吗,比我哥的呢?”嫂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比你哥的大多了。

  ”嫂子的回答让我很是满足,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她盯着我那儿,直勾勾地瞅我一眼,“是不是难受的厉害?”我连忙点头。

  她忽然伸手摸了上来,我忍不住怪叫一声,“嫂子,你你……”嫂子抿着嘴没说话,但手上却是来回动作起来。

  或许是沾了肥皂的关系,嫂子的手滑的像泥鳅,可比小桃用手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本来我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嫂子动作一会,我也就安心地享受了起来。

  不过,十多分钟,我也没出来。

  她狐疑地瞅我一眼,“怎么还没出来?我手都酸了。

  ”这会,我可爽的不行,听到嫂子的话,笑嘿嘿地应了声:“可能是我身体好。

  ”“你的身体真好,你哥要有(男女性故事)你一半厉害就好了。

  ”听出嫂子语气里的幽怨,我马上询问:“难道我哥身体不行?”嫂子叹息一声,支支吾吾地说:“你……你哥平时没几下就不行了。

  ”我没想到我哥不仅生不出孩子,连那方面也跟大建那个快枪手半斤八两,也难怪昨晚嫂子发现我在床底后没有第一时间赶我走。

  嫂子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那里瞧了一阵,一咬牙又继续活动了起来。

  我继续享受,但依然没出来。

  “你这个坏家伙!”嫂子放弃后,就想抬手去打,但落下去的时候却是温柔的抓着。

  我叫出声,一阵冲动没忍住一把抱住嫂子。

  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轻微颤抖,我心里激动的要死。

  这次,嫂子也同样哼哼一声。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471.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649.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6295.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5868.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2456.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2398.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6822.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b.aspx?1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