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a 片,新手必看

10.小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温可就从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木头,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李茹是我儿媳妇,她今年27岁,是个小学教师。

  她人长得漂亮,还特别有韵味,走路的时候,屁股喜欢一扭一扭的,每次都把我看的浴火高涨。

  老伴早就去世了,我才刚到五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

  我经常忍不住对儿媳妇想入非非,做梦都想上了她。

  但,儿媳妇和我辈分有别,我一直没有机会碰她。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家里突然停电了。

  我提前下了班,刚刚回家,儿媳妇就从后面抱住了我:“你咋才回来啊,人家都着急死了。

  ”儿媳妇娇喘着,一双雪白的玉手伸进了我的怀里,就乱摸了起来。

  她的手滑滑的,非常的软,摸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我就硬了。

  “今天该交公粮了,你别想偷懒!”儿媳妇粗重的喘息着,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接着,一把握住了我粗壮的玩意儿,我知道,我今天提前下班,儿媳妇把我当成儿子了。

  我的体型和儿子本来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儿媳妇根本分辨不出来我的身份。

  “怎么变大了啊?比以前大了这么多,人家喜欢死了。

  ”儿媳妇用手摸着我的家伙,明显感觉到了尺寸的变化。

  她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她的一双玉手,熟练的在我的家伙上来回游走。

  不一会儿,我的家伙就分泌出来了一股润滑液。

  “噗嗤!”“噗嗤!”儿媳妇的手快速的抖动着。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

  “老公,你怎么比以前厉害这么多啊?”儿媳妇感受到了我的变化,诧异的问道。

  我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听出来,毕竟,我和儿子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

  儿媳妇仍旧没有怀疑我,她见我不说话,就不再问了。

  “老公,咱们今天玩后入吗?趁着公公没回来,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啊!”儿媳妇扭动着腰肢,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她圆润,丰腴的大屁股立刻撅了起来。

  我强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过去。

  我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大屁股。

  儿媳妇的玉臀,非常的有弹性。

  握在上面,就像握住了两个大柚子,我用手抓了一下,两个大柚子一阵左右摇晃,儿媳妇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

  “哎呀,你坏死了,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

  ”儿媳妇脸色潮红的责怪道。

  我渐渐放慢了力气。

  我的手掌在她臀部,从上到下,缓缓的游走了起来。

  儿媳妇在我的抚摸下,不由得有了快感,她忍不住“吭吭唧唧”的喘息了起来。

  “哎呀,难受死了。

  ”“不要啊,人家受不了了!”儿媳妇难受的喊了起来。

  她喊的声音越大,我就越兴奋。

  我的手游走的速度更快了。

  儿媳妇娇喘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摸了几分钟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我捏着早已滚烫发热的铁棍,在她的大柚子上摩擦了起来,蓄势待发!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儿媳妇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觉到了不对劲。

  “爸!是您吗!您快停下来啊!”“我是您儿媳妇啊!咱们不能乱来!”儿媳妇认出来了我,她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苟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公公!儿媳妇羞愧难当。

  “不行!儿媳妇,你委屈一次吧,爸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什么伦理,什么道德,早就被我抛之脑后。

  现在,我满脑子只想着做爱……只想着把年轻貌美的儿媳妇给草了!我滚烫的铁棍子,已经抵在爱的入口了。

  只要往前一挺,我就会达到西方极乐世界!“呜呜呜!”“不要啊!”儿媳妇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公公给睡了。

  我正准备占有儿媳妇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儿子回来了!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提上了裤子。

  儿媳妇也急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门打开后,儿子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这时,家里也来电了。

  儿子打开了开关,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媳妇,你哭了?”儿媳妇的双眼有些红肿,儿子担心的问了起来。

  “没,没有”儿媳妇摇了摇头,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

  儿子没有多疑,跟在儿媳妇身后走进了卧室内。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家人就开始吃晚饭了。

  儿媳妇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走了出来,那条深紫色的牛仔裤,紧绷绷的勒着她的玉臀,看的我内心又是一阵火热。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儿媳妇对我有些抵触,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故意和我离的很远。

  “媳妇,爸,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儿子突然开了口。

  “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乐开了花,儿子走了,家里岂不只剩下我和儿媳妇两个人了。

  “要一个月以后了”儿子回答道。

  “能不去吗?”儿媳妇明显有些紧张。

  “不行啊,你也知道,老板很器重我,这次的出差,任务非常的艰巨,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儿子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

  “不吃了!”儿媳妇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一转身,扭着紧绷绷的臀部,朝卧室走去。

  “我也不吃了”我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也回了卧室。

  儿子一脸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儿子一阵喃喃自语。

  躺在了床上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依旧满脑子都是儿媳妇那珠圆玉润的蜜臀,她的臀部,像是注满了水的气球,用手一摸,吹弹可破。

  到半夜,我做了一个春梦,梦见儿媳妇用她那丰满的蜜臀,骑在了我的身上,不停的摇曳……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发现被窝里湿了一大片,我突然感觉有些心酸。

  我操劳了大半生,给儿子成家立业,可如今,竟然连根女人毛都碰不到,只能靠着半夜做春梦,来发泄生理需求,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卑微。

  起床后,儿子已经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我和儿媳妇两个人,儿媳妇明显在故意抵触我,她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减少和我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我很失望。

  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一直躲着我,偶尔见面,我和她打招呼,她都爱理不理的,儿媳妇这样对我,让我很难受,但,我对儿媳妇那丰满,圆润的蜜臀,越来越渴望了。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儿媳妇学人穿起了热裤,短短的热裤,只能到大腿根,儿媳妇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每次看见她,我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但,儿媳妇还是故意躲着我,我没有机会接触她。

  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几天后,小学校长突然打来电话,儿媳妇低血糖昏迷了,让我去接她回家,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接到电话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学校,办公室的沙发上,儿媳妇已经昏迷不醒,她那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我看着她的大长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和校长寒暄了几句,我就背着儿媳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在儿媳妇的蜜臀上,不停的乱摸,(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儿媳妇的蜜臀充满了弹性,用手捏一下,蜜臀不停的乱颤,我的心脏也跟着不停的狂跳,儿媳妇虽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儿媳妇还是有一些意识的,她感觉出来了,我在占她的便宜,但,她在昏迷之中,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我在她的玉体上乱摸,我的手在她的蜜臀上不停的上下游走。

  摸了一会儿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一咬牙,把手伸进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在她玉腿的内侧抚摸了起来,她玉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我暗暗赞叹,儿媳妇真是人间极品,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我摸的欲仙欲死,儿媳妇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被公公一直揩油,她快要气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只能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从学校到家,步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这十五分钟,对儿媳妇而言,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可十五分钟还是很快就过去了,我背着儿媳妇回了家,儿媳妇以为回了家,我就能放过她了,可是,她错了,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

  我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我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儿媳妇白皙,肌肤如牛奶般的玉脚顿时露了出来,我把她的一双玉脚给抱在了怀里。

  “儿媳妇,你低血糖,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我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握在手上,滑滑的,软软的,我抱着她的玉脚,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儿媳妇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愤怒的看着我,她在用眼神威胁我,让我放开她,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兴奋,我就喜欢儿媳妇的这对玉脚,她的这双小脚丫,我能抱在怀里玩一年。

  “儿媳妇,爸给你好好按按,你的身子弱,按按促进血液循环”我的手顺着她的玉脚,往上摸,不一会儿,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儿媳妇的小腿曲线优美,没有一丝的赘肉,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种享受,正摸着摸着,儿媳妇突然恢复了知觉,她抬起玉脚,一脚踢在了我的脸上,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要脸!”被我摸了这么大半天,儿媳妇气的满脸通红,把我踢倒后,她生气的走进了卧室内,我看着她的背影,一阵不舍,我还没摸够呢,怎么就走了呢!儿媳妇回到了卧室,把她屋里的门给紧紧关上了,我知道,占有儿媳妇的计划,再次失败了。

  我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间,我躺在了床上,仍旧对儿媳妇的那对玉脚流连忘返,我把给儿媳妇按摩过的手指放在鼻孔下嗅了一下,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气,这是儿媳妇玉脚的味道。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儿媳妇对我愈加防备了,儿媳妇连穿衣服都变得保守了起来,她再也不敢穿热裤了,每天都穿起来了牛仔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她不知道,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同样迷人,那深紫色的牛仔裤,勒的紧绷绷的,她走路的时候,丰满,圆润的玉臀一直不停的左摇右晃,就像是在对男人招手,草我吧,使劲的草我吧!我和儿媳妇彻底陷入了冷战之中,儿媳妇每天早出晚归,故意躲着我,她每天出门之后,连卧室都会上锁,我已经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但,我对她那对玉臀的渴望,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一天下午,天色已经很晚了,儿媳妇却还没有回家,我不由得有些担心,一般到这个点,儿媳妇都会准时回家,今天,她一直不回来,我放心不下她,儿子不在,我就是儿媳妇唯一的亲人,照顾儿媳妇,是我的责任。

  我下了楼,朝学校走去,我想去接她,来到了学校门口,果然,儿媳妇遇见麻烦了,她被几个身上纹着刺青,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给盯上了,儿媳妇长得好看,附近的几个小流氓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终于在今晚动手了。

  看见这么多的坏人,儿媳妇一脸的惊慌失措,几个小混混嚣张的笑着,朝着儿媳妇步步紧逼,“给我住手!”危急时刻,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身为公公,保护儿媳妇义不容辞。

  “爸!你小心啊!”儿媳妇虽然和我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亲人,她还是很担心我的,见我要和小混混们扭打在一起了,儿媳妇下意识喊了一声小心,这一句“小心”让我心里暖暖的,儿媳妇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和小混混们打架更加卖力了,我虽然年龄大了,但这么多年一直从事体力工作,身体非常的强壮,而且,年轻的时候我还学过几年的拳脚功夫,和这几个小混混动手,完全不在话下,我三下五除二,把小混混们打的连连后退。

  “哼!给我记住了,她是我王老汉的儿媳妇,以后谁敢碰她一根汗毛,我跟你们没完!”小混混们被我打的屁滚尿流,临走的时候,我一声冷哼,气势如虹,小混混们被我彻底吓到了,他们走后,儿媳妇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

  “爸,谢谢你啊”冷战这么久,儿媳妇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

  “没事的,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我笑了一下,满不在乎的道。

  “爸,你受伤了!”刚才和小混混们不停的打架,我虽然打赢了,但身上还是挨了不少拳脚的,我的胳膊上,胸膛上,有好几处淤青。

  “回家我给你擦点药酒吧”,儿媳妇毕竟是教师,素养非常的高,见我为了救她受了伤,她心生感激,对我以前不好的印象大为改观,我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家里走去。

  回家后,儿媳妇顾不得换衣服,就拿来了医药箱给我擦药酒,我干脆把上衣给脱了,我充满肌肉的上身,裸露了出来,儿媳妇看见我姣好的身材后,美目中一阵吃惊,我虽然年过半百,身材却保持的非常好,八块腹肌,拥有多少青年男子都梦寐以求的身材。

  儿媳妇在掌心挤了一些药酒,在我胸膛上缓缓的涂抹了起来,她的手很滑,按在我的胸膛上,非常的舒服,儿媳妇站在我的旁边,她滚圆、丰满的臀部,就摆在我的眼前,离我的眼睛不足十公分,她的玉臀真是越看越漂亮,鼓囊囊的,牛仔裤都快给撑爆了,我盯着她的玉臀,一阵想入非非。

  我好想去摸一下,好想去对着她圆滚滚的玉臀狠狠的拍几巴掌,我想听她丰满的臀部被抽打的声音,儿媳妇的臀部这么大,一巴掌拍在上面,声音肯定很清脆,我满脑子都是肮脏的思想,身为一个公公,一直对自己儿媳妇的臀部动歪念头,这样很不好,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好想要儿媳妇的美臀,我想她骑在我的身上,接受她美臀的暴烈撞击,心里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我就有了生理变化,我裤子鼓囊囊的硬了起来,又粗又大的家伙,把裤子都快给撑爆了,正在给我擦药的儿媳妇,也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她知道我又动歪心思了,给我擦完药后,她神色有些慌张的转身就想走,但,偏偏她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我怀里坐了下来。

  她丰满,滚圆的臀部,结结实实的坐在了我的家伙上,一股强有力的撞击感,从娇臀瞬间传遍全身。

  “啊!”儿媳妇全身一阵酥麻,而我更是爽到了极点,儿媳妇的玉臀软绵绵的,充满弹性,压在我的家伙上面,舒服的我差点喷出来。

  “爸,对不起!”坐在我怀里后,儿媳妇迅速意识到了什么,她神色慌乱的站了起来,逃也似的钻进了卧室,再也不出来了,我看着儿媳妇的背影,一阵不舍,她玉臀的柔软,还在我心头缠绕,让我久久难以忘记,钻进了卧室后,儿媳妇一整夜都没有出来,原因就是她很尴尬,儿媳妇是教师,很注重尊严,不小心坐进了公公的怀里,让儿媳妇很难堪,儿媳妇躲进卧室,一整夜没有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见面的时候,儿媳妇还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儿媳妇就去上班了,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再次发生了变化,儿媳妇已经不像以前对我那么抵触了,但她对我还是有些排斥,我们俩的身份毕竟是公公和儿媳妇,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却发生了这么多过度亲密的事情,我的家伙已经连续两次撞在儿媳妇的玉臀上了,儿媳妇臀部的柔软,我一直念念不忘。

  过了几天,儿子打电话过来了,他在外面出差的时间又延长了一个月,我和儿媳妇等于又多了一个月独处的时间,在电话中,儿子一直叮嘱我,一定要我照顾好他媳妇,千万不能让他媳妇受一丁点的委屈,他可以做的,我都可以做,他行驶的责任,我都可以行驶,总之,他不在家,他媳妇的一切都归我管!其实电话里我一直特别想问问儿子,他媳妇我能不能草一回,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挂掉电话后,儿子就全心全意的去工作了,把媳妇交给我这个亲爹,他放心。

  天气越来越热,再加上,我们居住的是一个三线小城市,城市内老旧的火力发电厂,不堪负荷,周末的时候再次停电了。

  周末那天,儿媳妇在家休息,我去工地上班,见我不在家,儿媳妇嫌太热就把南北通透的窗户给打开,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而我因为天气太热,工地提前下班了,我回了家,就看见了在客厅里睡午觉的儿媳妇,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所以她穿的很清凉,一件薄薄的小背心,里面没有穿内衣,躺在沙发上,小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白色的背心里面的肉色若隐若现,尤其是儿媳妇丰满的胸部,背心被汗水湿透后,胸部的轮廓几乎清晰可见,美胸上面两个小葡萄,高高的竖起,把背心撑出来了两个凸点,儿媳妇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裤,紧绷绷的短裤,只能勒住大腿根,儿媳妇的两条玉腿和白皙的脚面完全露了出来,虽然南北通透的窗户都开着,但儿媳妇依旧很热,她身上不停的出汗,我有些心疼她,我去拿了一把蒲扇,坐在了她的旁边,给她扇风,我每扇一下,儿媳妇的小背心就微微鼓起,里面雪白如玉的大圆球,清晰可见。

  

「喂,干嘛停下,你.....」德蕾莎被玖玥这么亲密的接触着,不免有些恼火,更何况,她现在已经认为玖玥是一名男性,这么明目张胆的占便宜更是让她愤怒。

  韩芊雅苏陌齐小说在线徐近希走过来往她屁股上踢了一脚,疼的她呲牙咧嘴的。

  半个小时……一丝鲜血从我的脖颈处缓缓流了出来。

  烟花之盛H防微杜渐罢了,毕竟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

  世界频道不熬夜:卧槽,(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发生什么了,怎么扬州跟成都都被烟花淹没了。

  罗兰拿勺子在瓷盘子边缘划拉,勺子略微悬空,所以并没有发出想象中的刺耳声音。

  主人家不告而别,却一点也不影响四位年轻客人在此做客。

  韩芊雅苏陌齐小说在线大家都是同学,是哪个族的有什么关系?我就知道你们是甲四班的人,谁都不能欺负你们。

  你管我这么多干嘛?你算老几?谢杰不爽的反击。

  小瑛美,你当初拼了命背名字,甚至还拿著照片对照,就是希望在这种时候能让人夸奖『很厉害』对吧。

  影华:前辈,你人呢눈_눈!!!韩芊雅苏陌齐小说在线北宫玉衡她们的任务挺简单,一是表明姿态,傅阳人不是来盘剥奴役齐人的,而是要让大家过上好日子,二是宣传傅阳的基本国策,这需要让西门珣馨和宇文芳苧来策划。

  「温水煮青蛙的破计划被我识破了就不必再掩饰了吧!给我毫无顾忌地拿出实力来比赛啊!」对了,赵耀在学校怎么样啊?赵健望向于芊芊问道,你们在一个学校,都是同学,同学们对他的看法怎么样?妇人露出微笑,陆银萱楞了一下,然后冷下脸来。

  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小萝莉抬起头来看着我,但是脸上还是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姐姐立即跑到厨房拿出两个小塑料袋将餐桌上的三个手抓饼中的两个分别装入袋中,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将自己与妹妹的鞋子换上,一手拿着手抓饼一手拉着妹妹跑出了家门。

  成美在向同学请教问题。

  那你看呢,他们那几天的加训可不是白来的。

  烟花之盛H宋黎却在登上了车的同时,觉得鼻子酸酸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最后拉上车窗,闭上眼睛…… 我醒来看不见你,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我怕。

  韩芊雅苏陌齐小说在线什么都没意识到。

  脚下突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那龙头男人的小腿就骨折了,跟着又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正野怎么可能会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呢?但是正野心里也有点难受,不知道为什么,学园长为何要把自己说的如此道德败坏,自己又不是什么坏人,说的好像自己就是个传染性极强的病毒一样,好像一天就能让所有人讨厌自己,远离自己似的。

  我把书放回了原位,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

  一旁的季温言安静站着,并没有打扰白梦泽。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5527.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1493.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699.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5406.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44.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5351.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2640.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c.aspx?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