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artincock,新手必看

“啊,我的手怎么了?”周天浩有些遗憾,还想多摸一会儿呢,不过他感觉到秦晓曼并没有生气,便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在秦晓曼提醒他的时候,还趁机在秦晓曼的那里多抓了一下。

  “唔,啊……”秦晓曼的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那种难受比刚才更加明显,让她有一种不舍得让周天浩挪开,想要继续的感觉。

  这种感觉吓了秦晓曼一大跳,想到周天浩是自己的姐夫,秦晓曼便迅速的收回了那种疯狂的想法,提醒周天浩道:“姐夫,你的手能不能拿开。

  ”周天浩这才假装奇怪的看向了秦晓曼,低头的时候,嘴巴扫过她小巧的,精致的耳垂,那温热的呼吸钻进了秦晓曼的耳朵里,在她的耳朵里一阵的翻江倒海,搞得她整个人都变得酥软起来了。

  “对不起晓曼,我刚才一时紧张没有发现,对不起……”看清楚之后,周天浩便假装局促的将手拿开,然后对秦晓曼道歉。

  秦晓曼趁机想要让开,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后面。

  秦晓曼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水里有什么呢,几乎是下意识的,秦晓曼的手就往那里一抓,然后,便抓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嘶,晓曼……”感觉到周天浩的变化,秦晓曼这才缓缓的回头,然后朝着水里看了进去,当看到自己抓的地方是周天浩的那里时,顿时不再淡定,张开嘴巴就尖叫起来。

  “啊……”今天不是周末,游泳池里的人不是很多,可就算是不多,也林林总总的有些人呢,要是秦晓曼这么叫的话,肯定会吸引来众人的注意。

  想到这里,周天浩也顾不得秦晓曼会不会怪罪他了,在秦晓曼发出声音的那一刻,直接上前将嘴巴贴在了秦晓曼的嘴巴上,堵住了秦晓曼的尖叫。

  那薄薄的,冰冰凉凉的唇凑过来的那一刻,秦晓曼的脑海中只有周天浩那放大版的五官,紧接着,那怪异的感觉袭来,让秦晓曼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反抗。

  周天浩大喜,他还以为秦晓曼会生气呢,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配合。

  感受到这一点之后,他的舌便伸进了秦晓曼的嘴巴里开始搅动。

  “唔,不要,姐夫……”秦晓曼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跟周天浩做了什么,顿时有些焦急了,想要将周天浩推开,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晓曼,你先冷静下来,答应我不要再叫,我就放开你。

  ”周天浩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继续,但是没有将秦晓曼放开,就那么堵着秦晓(故事网)曼的嘴唇,跟秦晓曼商量。

  秦晓曼此刻又羞又怒,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跟男生这般亲密过呢,这是她的初吻,她看过一些偶像剧,心里渴望着,要将自己的初吻送给自己的爱人呢。

  可现在无缘无故的就丢了,一想到这里,秦晓曼伤心的眼泪都下来了。

  为了结束这种尴尬的状态,秦晓曼一边流泪一边点头,周天浩这才不舍的将嘴巴拿开。

  “对不起晓曼,我不是故意的,这里是公共场所,你要是叫起来的话会让人以为我怎么你了呢,所以情急之下我才这么做的!”秦晓曼有些生气,可毕竟面前的是她的姐夫,更何况刚才是她不小心抓了姐夫,说起来也是她的错。

  想到这里,秦晓眼角的余光又朝着周天浩的那里看了一眼,周天浩很快就意识到了,故意挺了挺肚子,以至于那里更加明显了。

  秦晓曼看到之后,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她捏着那里的感觉,软乎乎的,却很有弹性,手感不错。

  一想到这里,秦晓曼的脸就更红了。

  “姐夫,您别说了,我知道!”虽然吃亏了一点,可刚才的确是自己太冲动了,要是真的一声尖叫的话,肯定会引来众人的注意,到时候岂不是丢死人了。

  周天浩还以为秦晓曼会生气呢,现在听到她这么说,心里开心的不行,急忙拉着秦晓曼说:“晓曼,我们去游泳吧!”秦晓曼也想结束这种尴尬的状态,也就没有反对,点了点头跟着周天浩到了中间区域。

  “晓曼,游泳的时候要放松,千万不要紧张,身体也不要太僵硬……”接下来,周天浩很认真的给秦晓曼讲解了游泳所需要主要的步骤,说的很详细,为了让秦晓曼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他拉着秦晓曼的手帮着她做着这些动作,秦晓曼的腰肢柔软,本人更是聪明伶俐,周天浩说的细节她很快就能够做到。

  而在教秦晓曼游泳的时候,周天浩的身体跟秦晓曼的身体免不了会触碰到一起,那时不时的摩擦,以及周天浩故意的一些小动作,迅速的让秦晓曼有了感觉,变得及不自在起来。

  “行,大概就是这些了,接下来你游泳试试!”秦晓曼点了点头,然后便按照周天浩说的动作开始游泳,可有时候理论跟实践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就算是秦晓曼记住了所有的细节,可在游泳的时候还是有些手忙脚乱,甚至还喝了一口水。

  “不行,姐夫,我太笨了,根本就学不会。

  ”秦晓曼坚持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能进入状态,看到那些人在游泳池里如鱼得水的样子,也只能羡慕了。

  “瞎说什么呢,我们家晓曼这么聪明怎么会笨呢,这样吧,我带着你,你跟着我做!”周天浩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听到秦晓曼这么说,便直接将身体跟秦晓曼交叠在一起,然后带着秦晓曼开始游泳。

  这种近距离的接触让秦晓曼有些难受,尤其是感受到周天浩那结实的肌肉之后,秦晓曼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火辣辣的难受。

  幸亏是在水里,水本身就有降温的作用,要不然,秦晓曼此刻指不定脸跟脖子都红成什么样子了呢。

  “晓曼,学游泳要认真,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位,要是有一个动作做不到位的话,可能会抽筋的,到时候会很麻烦!”周天浩一边感受着秦晓曼身体的温柔,一边提醒着她。

  “哎吆!”可惜,周天浩提醒的还是太晚了,秦晓曼一个不留神,小腿一阵抽疼,让她整个人都朝着水里倒了下去,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晓曼,你怎么了?”周天浩第一时间感觉到了秦晓曼的不对,在她倒下去的时候急忙将秦晓曼抱住,然后朝着岸边拖了上去。

  “疼,姐夫,我的腿……”“估计是抽筋了,你先忍忍,上去之后我帮你按摩一下就好了!”“嗯,谢谢姐夫!”秦晓曼觉得自己很没用,刚才周天浩还提醒自己呢,自己一不小心就着了道,此刻看到周天浩焦急的样子,她在有些惭愧的同时,心里也有些感激,觉得周天浩对自己真的很好……强忍住疼痛,周天浩将秦晓曼拖到了岸边,然后便抱着秦晓曼走了上去。

  因为是公主抱,秦晓曼身高的原因,在周天浩抱着她的时候,周天浩的那里就刚刚顶在了秦晓曼的后面,一开始秦晓曼还没有感觉到,可到了后来,那感觉就越来越明显了。

  “姐夫,你……”秦晓曼红着脸看向周天浩,这才发现周天浩也面红耳赤,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对不起小曼,你知道,男人有时候也会忍不住的。

  ”秦晓曼咬着唇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用及小的声音说:“嗯,我知道……”就这样,周天浩抱着秦晓曼到了休息区,将秦晓曼放下的时候,秦晓曼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周天浩的哪里,顿时惊得嘴巴都张开了。

  就算是隔着泳裤,那里也撑开了那么大,这个尺寸,简直太惊人了……周天浩将秦晓曼的惊讶看在眼里,却故意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笑着说:“怎么了小曼?”“没,没怎么!”秦晓曼急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动了一下,这一动,那抽经的地方就更疼了。

  “嘶,疼……”“别动,尽量将腿伸直,我帮你按摩一下,很快就会缓解的!”周天浩急忙弯腰蹲在了秦晓曼面前,让秦晓曼将一条腿放在地上,另外一条腿放在了沙发上,这种姿势导致她两条腿中间的部位就能够被周天浩清楚的看到。

  虽然有泳裤盖着一点,可依然有些小巧的绒毛不甘心的钻了出来,靠近之后就看得清清楚楚。

  秦晓曼的两条腿又细又长,皮肤白嫩细滑,摸上去很舒服,周天浩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此刻完全陷入到了秦晓曼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了。

  秦晓曼因为小腿的疼痛,咬牙忍住,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很快就出来了。

  好在这种疼痛只是短暂的,在周天浩的帮助下,疼痛慢慢的缓解,接着,周天浩便帮助她按摩起来了,秦晓曼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姿势有点难为情。

  “姐夫,要不别按了,我已经没事了!”秦晓曼想要收回自己的腿,不仅这个姿势为难,最主要的是,周天浩那宽大的手掌捏在她的腿上,就好像带着电流一般,让她的身体都变得酥软起来,浑身都难受的很。

  “这怎么行呢,要是不按摩的话,一会儿走动的时候还会复发的。

  ”秦晓曼不是很懂,可想到抽筋时的那种疼痛,便不敢再去尝试,只好闭上了嘴巴。

  周天浩可不甘心只在秦晓曼的小腿上按摩,到了最后,他的手开始一路往上。

  “上面也要按摩一下,要不然疼痛会转移的!”秦晓曼哪里懂这些,现在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一般,只能任由周天浩折腾了。

  看着秦晓曼的样子,周天浩便明白,小丫头显然已经动情了,可惜现在是在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挺多,要不然就能轻易的拿下了。

  遗憾的同时,周天浩又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觉得在秦晓曼身上刷点好感也不错。

  “感觉怎么样了?”“嗯,挺舒服的!”秦晓曼的脸早就红的滴血了,现在对上周天浩的目光,更是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舒服就好,你刚才抽筋了,需要休息,不方便下水,接下来你就坐在岸边好了,我去游泳!”女孩子都喜欢那种肌肉发达,运动型的男人,周天浩觉得自己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游泳的时候被秦晓曼看着,说不定会让秦晓曼崇拜呢。

  “嗯,好!”秦晓曼说话的时候有些喘,这种变化让她更是羞涩,压根就不敢抬头去看周天浩,周天浩在秦晓曼柔嫩的香肩上拍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游泳池走去。

  秦晓曼坐在岸边的沙发上,喝着果汁,看着在水里畅游的周天浩,想到刚才的感觉,不由得就红了脸。

  而秦晓曼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看着周天浩的时候,也有一个人在看着他。

  “嗨,小姐,认识一下,我叫姜东!”就在秦晓曼看着周天浩遐想连篇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因为角度的关系,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对长满了密密麻麻腿毛的小腿,肌肉发达,皮肤白皙。

  顺着那条腿秦晓曼一路看上去,最后将目光停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

  姜东穿着黑色的泳裤,身上披着一条浴巾,此刻正弯腰看着秦晓曼,一只手伸出来,想要跟秦晓曼握手。

  秦晓曼从来没有遇到过主动搭讪的,一时间有些急促,下意识的将手里的果汁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伸出手道:“你好,我叫秦晓曼!”姜东摸着秦晓曼的手,感受到秦晓曼那滑嫩的肌肤,一双眼睛下意识的盯在了秦晓曼胸前的地方。

  刚才出来的时候,在周天浩的建议下,秦晓曼套上了一件蕾丝罩衫,罩衫的长度刚好到大腿,将她曼妙的身材包裹在里面,那若影若现的感觉,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姜东老远看到秦晓曼坐在这里,虽然只是侧身,可依然被秦晓曼那独有的气质给惊到了,此刻看到秦晓曼的样子,更是惊讶的连眼睛都忘记挪开了。

  居然有这样的美女,今天真是不枉此行。

  姜东的目光实在是太直白了,秦晓曼的脸色变了一下,看到姜东不愿意松开自己的手,直接将手从姜东的手里拿开。

  “对不起先生,请让一下,我还有事儿,先走了!”秦晓曼觉得,姜东长得挺帅,却没有想到居然这么没有礼貌。

  “对,对不起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漂亮,所以才……”“你不用说了,让一让!”秦晓曼不想再留在这里,直接站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里。

  姜东下意识的让开了面前的路,可在意识到秦晓曼要离开之后,顿时急了,急忙上前挡在了秦晓曼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说:“小姐,能不能留给电话,或者加个微信。

  ”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差点就给忘了。

  “不必,我不认识你!”秦晓曼又要离开,姜东急了,一把抓住了秦晓曼,秦晓曼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顿时有些着急,惊慌失措下想要逃离这里,动作就更加大了。

  

我开始吟唱中级魔法师才能吟唱的魔法—光辉守护,成功了!居然成功了,突然全体同学(姐弟乱欲)都各自被一束光给罩住了,接下来是我要要孙宇航算账的时候了。

  思春的小尼姑你愿不愿意相信我一次?虽然心里很不爽,可是我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帮少女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大衣,披在了少女身上。

  这一声惹得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我,卡尔森在一旁散发出要掐死我的气息。

  扣紧腰疯狂贯穿她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响,咖啡厅的大门,被重重地踹开了。

  却看到黑夜月光下闪过一道巨大的黑影。

  我只好将盘子拿开然后问道:谁?我今天给瑜准备了一个惊喜,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她故作神秘道。

  思春的小尼姑被称做九重铃的女孩生气的喊到,从人群里走出了一位中年的男性。

  娜穆斯:迪尔莫斯大人叫我有何事。

  嗯,在护士站。

  我看着莉亚丝走进了旁边的一个面包店,然后出来时拿了个东西,那是?思春的小尼姑几天后再见啰。

  人贩子最在意什么?当然是钱啦。

  语文老师让大家明天介绍一下自己名字的意义,然后就没什么作业了。

  孩子的身躯是细腻而又柔软的,可是她觉得用坚强和温暖来形容哥哥的身躯一点都不过分。

  于灵,你过来一下!你真的喜欢夜雨泽吗?苏雪瞪大眼睛问到。

  「可他们也会看直播的吧?瞒着跟没瞒有区别?」不不不,真追究起来,其实也怪我......祈鸢叹了口气,将来龙去脉都跟韩岚说了一遍。

  扣紧腰疯狂贯穿她我?莫凡指了指自己,诧异的问。

  唐宇轻轻地把千代放回床上,也许她太累了吧,唐宇想。

  思春的小尼姑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面色酡红。

  阿特洛波斯:哼……果然是一个奇怪的人啊,但是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的话,我就替你实现吧。

  卡蕾拉赶忙跑了出去,之前的凉水因为是免费的所以也省去了交钱的功夫和费用。

  江乐靠着椅子给了左思明一个眼神。

  宁星星;等等,我先看看净之跑步再走。

  周遭还有几堆仿佛黑色小铁球的四不像的大粪。

  『嘿嘿,为了感谢班长对我的辛苦教学,我当然要带上你一起去咯!』顾不上什么羞耻之类的事情,稍微地挣扎了一下后,便是从原本就十分宽松的睡衣下挣脱了出来,足尖一落地便是飞快地向着门外扑去。

  都是因为他们,害得我还需要在这里换内裤。

  

  **** 肉欲父亲和女儿 同桌把JJ插我下面. 乱/伦小说全集  又是一年多雨的秋,寒蝉凄切,当年源上(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高二,天很冷,冰冷地雨滴悄悄地敲打着树上已是枯黄但又迟迟不愿垂落的每一片叶子,他在满屋潮湿的空气中翻找着散发着霉味地衣服,这是一间八十年代末的老屋,与源同岁,父亲说这是他一手操建的。

  每每秋雨降至,屋内潮湿泥泞,自从母亲去世后,这个单调的空间里充满的太多的惆怅和疏离。

  当意识悄悄渗透在这光怪陆离的空气中时,耳边突然想起父亲声色俱厉的催促,源慌忙把最后一件秋装塞进书包,望着杂乱无章的衣橱,一滴雨水顺风打在他的前额上,也就在这时,源的幻想便飞起来,他看见,人一程又一程地前进,而这片热土,永远地站在这里,用这冰冷的雨滴,把过去的脚步和未来联系起来……  海棠依旧,绿肥红瘦。

  即使是在夜色朦胧淫雨霏霏的晚上,昏黄的路灯散发出来的光芒也会把路边夏末秋初的灌木丛渲染得像初抽乍嫩的春绿,郁郁葱葱,却又朴素迷离。

  叶子上面晶莹透亮的雨珠折射出来的光线在雨中闪烁着,雨像线,看灯光,像隔着一个模糊的屏障,一滴滴,一丝丝,细风吹来,打在脑门上,冷号淅淅……屏障中或许闪烁着一个人,,也许源越是回忆往昔,意识却越模糊,几年的时光年已足以使一切都变得漫漶不清或难以想象了。

  但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景象,白日熙攘喧嚣的路口,晚霞在燃烧,一座城,一个人,一场梦,感若无比。

    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的日子毫无幸福可言。

  老朋友来看我,她坐在我家历史悠久的沙发上,光鲜的衣着,明媚的神情,我的陋室立刻蓬荜生辉。

  她环顾左右说,都什么年代了,这也太不像个家了。

    我想也是的。

  屋子小得可怜,地上转个圈,可能就会带倒几把无辜的椅子;电视是结婚时买的,不知道哪个零件罢工了,已经“黑白”了好长时间;电脑是六年前的,样子丑、配置低,不过凑合还能用;手机就更别提了,四年没有换过,用儿子的话说,扔大街上都没人捡。

  一切都很旧,包括我自己。

     闲闲地聊了一会儿。

  老朋友离开的时候,怜惜地丢下一句话:搞不懂你,幸福感居然还那么强!我只笑笑。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朋友走了,我扫视一眼熟悉的小屋。

  的确太寒酸了!墙上没有结婚照,更没有值钱的艺术品,只有做了一辈子教书匠的二祖父送我的一幅墨宝:书山有路勤为径。

  屋里最多的也是书,我的书、儿子的书,随手都能抓到。

  那些书会让我的心平和安静。

    老公不是读书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肤浅,社会这本大书教给他很多东西。

  他待人宽厚,善良真诚。

  到目前为止,他离众人眼里的成功还很遥远,但他一直很努力。

  他懂得我所有的欣赏、鼓励和期待,并为了一个目标而前进。

  他了解我,知道我性格懦弱,受了气只会回家抹眼泪,远不适合在职场厮杀,所以,他愿意养着我,并以此为荣。

    我亦清楚他的喜好,他爱喝我熬的小米粥,爱吃我做的手擀面。

  不管多晚回来,我都会很快为他端上一碗。

  每次吃完,他总会摸着肚子满足地说,舒服啊!我知道他应酬多,睡眠不好,偏偏人又懒,洗脚水是必得亲自为他送上的。

  他的臭鞋臭袜总是到处乱扔,我佯装发脾气的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地回应道:不过是给你找一个骂人的理由嘛,不然,你一定得闷坏了。

    他说过,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空虚无聊的日子最难熬。

  于是,我捡起文字。

  我写什么,他几乎从来不看,也很少夸奖我,只是每当我沾沾自喜地炫耀那点成绩时,他总是盲目地坚信:你可以做得更好。

  我只好给自己上上发条,为了那个“更好”。

    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儿子,他11岁了,开朗健康。

  他身上没有名牌,我也很少带他下馆子,我愿意在厨房花上一上午为他蒸包子、做饺子,愿意带一本书守在炉火前为他炖两小时牛肉。

  如今儿子已发表了几篇习作,一个长篇正在进行中,诗歌处女作刚刚收到杂志社确定刊用的消息,这让我很欣慰。

  

“勇哥,你那个项目那么大,单个生产厂家恐怕供应不上来,你要不考虑分给几家一起做?”徐勇目前对我还算客气:“有好几家竞标的公司,都有独自完成的能力,不过他们要价有点偏高,你说的方法,也能节约一笔成本。

  ”这两天经过陈雅的干预,徐勇已经有些动摇了,我见此立马接话。

  “我觉得,那个李远的公司就不错。

  ”徐勇皱着眉:“李远?他不光找了陈雅,还找了你?”毕竟之前去陈雅家撞见过,所以我也不需要隐瞒:“对。

  ”“他的要价,的确很优惠……行吧,既然他都请动了你和陈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质量什么的没问题的话,我给他一半。

  ”本来我的预期最多要三成,没想到徐勇这么大方。

  徐勇给的越多,李远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还,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一离开办公室,我就赶紧给李远打电话。

  李远在电话里一个劲的道谢,说等合同签完了,一定要请我吃饭。

  我也没拒绝,想到他和肖静梅的事情,便叫他把肖静梅也带上。

  一提到肖静梅,李远的语气顿时阴沉了些,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又打电话,想把这消息告诉陈雅,但是陈雅居然没接。

  一直到下午,陈雅才回了我电话。

  “陈雅,你干嘛去了,不接电话。

  ”我迫不及待的问。

  陈雅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去见小倩了。

  ”我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各种正宫撕小三的暴力场景,那个小倩喜欢健身,要是真的打起来,陈雅一定吃亏,我顿时担心:“你没受伤吧?”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奇怪:“我没事……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我顿时懵了:“为什么?”“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没兴趣深入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三个洞都被塞满爽)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我跟老公结婚不到两年,刚开始觉得他老实听话,因为我本人比较强势一点,所以觉得我家应该挺般配的,互补嘛。

    可是现在真的觉得他一点主见都没有,什么都等着别人来安排他,就像算盘一样,推一下就动一下。

  结婚到现在,家里的大事小事全是让我办,从买房子装修,到开店谈租金谈合作,全部是我一手操办,去谈合作的时候他就坐在我边上一句话也没有,连个帮衬都没有。

    他这个人在外人面前性格特别木纳,在马路上向陌生人问路他都不好意思,可他在家里能说会道,很会狡辩,你说他哪做错了,马上就找到借口,可是他在外面有正事的时候,就像个木桩一样。

  这让我很受不了。

    现在总是在想,女人嫁人就是找个依靠,可我的依靠在哪,我现在倒成了老公的依靠,现在他觉得什么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好累。

  更可气的是他还很邋遢,刷牙洗脸,洗澡换衣服,这些还要别人督促他才做,不说他可以半个月不刷牙,内裤穿一个月不换,加上我本身有轻度的洁癖,我要是知道这些我是绝对不会跟他结婚的。

  老公不讲究卫生一靠近我就想吐该怎么办  我们到现在还没要孩子,因为我一直很纠结,如果有了孩子,以后家里家外,孩子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还要照顾他。

  因为不讲卫生,他每次张口说话都好重的口臭,一贴近我就受不了了,特别是他刚起床嘴巴臭的让我恶心想吐,以前我还会哄他说你要(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爱干净,要注意个人卫生,但是我现在是在没有耐心了。

    我也想离婚一个人过算了,可婚姻不是儿戏,我年纪也不小了,还没孩子,身体也不太好,在过个几年的话怕要孩子也生不出来了,再说我现在对婚姻已经失望了,就算重新开始也不一定会比这个好。

  我想我就这样凑活过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4710.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2423.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3204.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2132.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3756.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2289.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7310.html

https://www.bluewristbands.xyz/twd.aspx?3086.html